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只是看似脏乱差——“深双”主展场选了深圳城中村

2017/03/22 14:25:05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朱洁树
深双 城中村 双年展
城中村也许是最没有艺术性的一种生活环境,策展人侯瀚如表示,深双不仅希望美化城中村居民的环境,更希望带给他们有想象力的启发,给日常生活带来一些超越性的意义。

  第七届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深圳)将主展场定在深圳南头古城的城中村,这是深双第一次全面走入城中村,也是深双首次引入“艺术板块”。城中村也许是最没有艺术性的一种生活环境,策展人侯瀚如表示,深双不仅希望美化城中村居民的环境,更希望带给他们有想象力的启发,给日常生活带来一些超越性的意义。另一位策展人孟岩带领记者走访了南头古城,并回答了记者提出的问题。孟岩认为,城中村虽然看似脏乱差,但它作为城市生活的独特标本,其实有很多地方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


1.jpg

2017深双主展场南头古城街道(白天)(图片由UABB组委会提供 下同)


  第七届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深圳)【以下简称为“深双”】将于2017年12月15日至2018年3月15日举行,本届展览主题为“城市共生”,策展人为侯瀚如、刘晓都和孟岩,主展场位于南头古城的城中村,罗湖、盐田、光明等地的城中村将成为分展场。


  事实上,深双对城中村的关注由来已久。2005年首届深双就特别组织了城中村单元,之后的历届展览,也都有对于城中村的探索和研究。本届深双更是全面进入城中村,对其进行深入探索和反思。不是把城中村视作需要改造的对象,而是把城中村作为探求新的城市成长模式的出发点,因此展览将植入城中村并与城中村有机更新同步。


2.jpg

南头古城俯瞰 (都市实践)


  “深双不仅是展览现场,也同时身处二十和二十一世纪最剧烈城市化的前线。从深圳到珠三角, 城市本身才是最大的展场。” 孟岩在新闻发布上表示。


  当代中国的造城运动在权力和资本裹挟下经历了三十多年的高速发展,城市面貌渐趋同质化和单一化。近年来旨在提高生活品质的“城市更新”把层积丰富的历史街区和多样杂糅的城市生活进一步清除,代之以全球化、商业化的标准配置。面对这样的现实,策展团队认为:需要一种“共生”的城市模式,自觉地反抗单一和理想化的未来图景,因为城市本质上就是一个高度复杂的生态系统。


3.jpg

2017深双主展场南头古城——俯瞰图 (都市实践)


  正如深圳是“自上而下”理性规划与“自下而上”自发生长的共生,城中村是城市与村庄、历史与现实、混乱与秩序、创造力与流动性的异质合体共生,作为本届深双主展场的南头古城则是历史古城与当代城中村的异质同体与共生。


  南头古城自晋代以来辖区就包括香港、澳门、东莞、珠海,直至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香港被从新安县割去。近百年间,古城不断消退而村庄不断膨胀,随着深圳城市化的加剧,最终形成城市包围村庄,而村庄又包含古城的复杂格局。南头古城全光谱式地展示了从近代到当下城村演变的完整空间样本:中西共生,古今共荣。


  而今的南头古城是深圳市区典型的城中村,古建筑湮没于不断累加的建筑和日常生活的烟尘之中。即将举行的深双将以此作为展场,孟岩希望引导人们关注城中村,促进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也希望古城能够以此为契机,为自己找到更多的可能性。


  本次深双分为三大板块,分别是“世界|南方”、“都市|村庄”、“艺术造城”,这也是深双首次引入艺术的板块,国际知名艺术策展人侯瀚如的加入,为深双增添了一份新的可能性。


4.jpg

2017深双主展场南头古城街道(夜晚)


  在侯瀚如看来,所谓城市的生长,本身就是专业/实用性的计划和想象力/不确定性的结合。所谓的造城,一方面是传统的改造和建设,另一方面,也有社会学、美学方面的思考,在探索人和空间的关系方面,艺术可以起到一定作用。艺术也是普通居民生活的一部分,美学感受对于生活质量有重要意义,另一方面,博伊斯所说,每个人都是艺术家,这意味着,每个人都应该对生活的可能性有自己的想象。特别是在城中村,日常生活条件的限制和超越可以形成张力的关系。艺术在此的作用,不仅是带来好看的环境,更是一种对于想象力的启发。


5.jpg

南头古城 城门


  对话策展人:城市也应该容忍那些长得丑的建筑存在


  记者:本次深双的主展场选择在南头古城,你此前对于南头的城中村有什么研究吗?


  孟岩:双年展是我们给找的地方。事实上,我们先做了半年多的研究,觉得双年展是有可能进来的。上届双年展结束的时候,双年展进城中村,还只是一个愿望,但我们必须找到一个落实的点。我们跑了很多城中村,看哪里最具备这样的条件。主要看两个方面,一个看政府是否有这样的意愿。双年展应该是顺势而为,不应该是强势介入。如果有这样的意愿,结合双年展这样一个开放的平台,可能会给当地带来一种不同的东西,一种可能性。南头有这样的愿望,这也是他们很多年来想做的事情。第二点,由于它在市区范围内,也不太可能大拆大改。我们不希望双年展进到一个地方,最后的结果是它被拆掉了。以前也有这样的情况,本来是激活了它,让它变得更有活力,结果就被拆掉了,这样的结局我们也不希望看到。除了南头,其他一些城中村会有相关活动和小的展览。我觉得这一届会是不一样的格局。


6.jpg

2017深双主展场南头古城E1E2区——烂尾楼


  2005年,城中村第一次进入到深双的格局,恰逢深圳出台了城中村改造办法,我们恰逢其时。所以双年展总是在特定时间,直面当下最紧急的问题,并且作出回应。到现在,深圳的第二次城市更新已经迫在眉睫了。永远没有人说哪个地方一定可以拆或不可以拆。但我们希望能够通过案例的价值,让大家看到不同的可能性,不是说我们现在的方式只有一种,大拆大建的。


  城中村不光是中国特色,在全世界,都是有普遍性的。很多大城市,纽约、伦敦,都有城中村。它们也拆了很多,但今天保留下来的,成了今天最好的,在城市意义上,具有丰富性、多样性。不见得是最好的模式,但变成了最好的去处。现在全世界有很多这样的案例,我们也希望让大家知道这些案例。


7.jpg

2017深双主展场南头古城A2 区 内部


  记者:南头古城有文化渊源,也有文物古迹。但是现在大部分这些五六十年代、七八十年代的建筑,从质量、审美上来看,都不是我们一般会认同的。你怎么看?


  孟岩:如果把城中村看成一个生态,生态是很重要的概念,不是只有好看的才有价值。我们走在街上的人,如果满街都是韩国整形的美女,那也很吓人。因为太单一了,要有多样性,有不同的生态背景。其实建筑跟自然很像。为什么只有美才是好,城市也应该容忍那些长得丑的建筑存在,它的存在也有它的价值,当然我们可以不喜欢它。城中村的建筑,几乎是全光谱的呈现。你可以看到它几乎没有断缺。一路走来,从清代到现代,所有时期的建筑,都可以看到。我们的城市,再过几年,可能有一个阶段的城市就找不到了。这很有可能。比如我们把80年代那段时期的建筑全部拆完了,就没有物理性的存在了,只剩下照片、描述。今天我们看城中村,各个时期的建筑都有,而且可以很清楚地看出来,哪个建筑是哪个年代的。因为它的材料、空间、做法,只有在那个年代才会出现,现在已经没有那样的工人做那样的事情了。所以它的价值不在于它好看难看,而在于它完整保存了那个时代的空间、材料、结构,甚至是社会样本。而今的建筑保护,包括城市保护,在理念上有很大变化。过去只是保护单个建筑,现在要保护一个阶段的历史。在中国,哪一个阶段的建筑,都有它的价值,绝对不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建筑有多漂亮、有多独特、是不是地标,不是这个意义。我们向城中村可以学到的特别多


8.jpg

2017深双主展场南头古城B6区——南头古城城中村建筑


  比如,我们面前的这个厂房一看就是那个年代的。很小的挑檐,很轻,因为那时候国家很穷,这个水刷石现在也没有人会做了。包括这个马赛克,现在没有人有这样的技术了。当年的施工技术可以把这么小的马赛克贴到这么高的楼没有掉下来,是很奇怪的。我们现在贴的马赛克,天天往下掉。有时候科技在往上走,人的技艺在下降。今天我们设计房子,不敢这么贴,因为它会掉下来,当年就能贴一百米高。我们需要收集这些物证。


9.jpg

2017深双主展场南头古城A2区


  记者:你说城中村的建筑是一个光谱,居民是否也是一个光谱呢?不同城中村的居民好像也不一样。


  孟岩:非常不一样。白石洲的城中村已经基本上都是白领了。因为它的空间关系不一样。它接近科技园、车公庙,可以走着去上班,或者坐地铁。南头的城中村,也每天都在发生变化。别的城中村被改造了之后,也有一些人到了南头,这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每个城中村的人员构成是非常多样的,我觉得应该更多样,应该有更多不同的人去分享城市生活的方式。目前城中村主要还是外来人口。总的来讲,城中村,不光是南头,是所谓城市的价值低地。偏向年轻人,从事服务性行业的,大部分是流动的。这也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前两天遇到一个纪录片导演,他住在城中村,他也在观察。他发现一个现象,大部分住在城中村的人,他们物理的空间距离很近,很挤,但是心理的距离很远。很多人不愿意交流,没有认同感。因为他不是在一起生长起来的,像一个村子的人。城中村里的人往往来自各个地方。这也对于展览提出了一种挑战:如何能通过艺术的介入,促进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话题。不是做一个展览,三个月之后,我们就走了。我觉得这可以是持久性的文化介入。这是我们现在面对的非常有挑战性的问题。


11.jpg

2017深双主展场南头古城倍B4区——报德广场


  我们也邀请外面的人有空多逛逛城中村,将来我们还会有城中村导览,我们会有地图、会有APP。其实就像我说的,城中村就是最大的展场,双年展最大的意义就是让大家进来。其实在深圳,到底哪里是城市,哪里更具有城市意义,这是个问题。我有个外国学生,在白石洲,夜里三点,能够找到烧烤,吃的稀里哗啦的。这样的活力,非常好,这就是城市生活。


  其实城中村这种尺度,在欧洲,在美国,很多也都是一样的。顶多它们的房子干净一点,材料新一点。你说深圳的城中村和威尼斯有什么区别?除了没有水以外。灌上水不就是威尼斯吗?只是我们的观念局限了我们,使我们不能清晰地看到这一点。


13.jpg

2017深双主展场南头古城A6区——大家乐舞台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文山艺海手机版

扫描关注
文山艺海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打印 回到顶部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朝阳北大街899号同美酒店A座1219室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57850
文山艺海版权所有 Email:[email protected]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文山艺海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